古代相马学,马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特性?-决胜网

图片 1
新闻中心

香港赛马会赛马节目主持人(普通话)、知名马评人、专栏主笔及媒体影视人。

马的睡眠,其身体站立,目光下垂,安静不动,四只脚着地而一只脚用力,重心轮番替换,习惯躺卧睡觉的马,必然是有疾病,前蹄挖地,表示心情急躁,抬头长嘶,是在呼朋引伴。夜晚一定有灯光,通宵达旦。雄马定要将其阉割,否则难以驾驭,一旦嗅到母马之气息,则会脱缰向母马狂奔而去,大多母马到了繁育的季节,不愿进食,那是在思春啊。

俗话讲:「一旋能,二旋楞,三旋打架不要命」。额头正上方的旋涡状毛纹也可以看出是否好马,有三个最佳,两个则是平常,一个比较普通。马的腰际漩涡状毛发的多寡也可以看出马的好坏,左右各有一个漩涡状毛发的最好,只有左边或者只有右边一个的马,比较神经质,容易造成损伤。

三国时期,张武有一匹马,白色标记由额头直进口中,张武因此马而死,这就是「的卢」的诅咒啊。的卢后来归了刘备。刘备非常喜爱的卢的器宇轩昂、雄伟霸气,于是,骑着这匹高头大马去见刘表,荆州刘表对马爱不释手,啧啧称奇。刘备慷慨赠送。刘表当下喜形于表,不料,部属蒯越懂得相马,告诉刘表:「这马叫『的卢』,不可以骑啊,否则会克主人。」刘表十分恐惧,就还马与刘备。不久以后,刘备几经被害风波,差一点给蔡瑁谋杀致死。自三国以来就有这种说法。

的卢马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撰文︰陈彼德

这种骏马,身中多箭,仍没事一样。在战场中如平常一般驰骋,不因为受伤而摔倒,与主人出生入死,将此情此景画下用于雕刻石像,来记载其功劳。让后世子孙知道帝业的来之不易,战功不可忘。

嘶马天闲之材弃于野,不共西行却南下;腾骧随处起风雷,昂首一嘶震华夏。

喂马的马槽用石头制作最好,其次铁制,再次木制。古代好马,均用石槽。马匹吃草有一特性,铺满草料的马槽,它们会先吃底下的草料,因为一般底层有豆子,它们将嘴深入槽底,寻找槽底的豆子吃下,同时鼻孔喷出的热气,久而久之,使得草料温热,马就不喜欢食用,所以有时哪怕给了满槽的草料,马也往往只吃了一半,便不再吃剩下的,必须倾倒,实在浪费草料。

按照画好的图形寻好马,可作为选择良马的标准。我因为爱马,想知道古代名马的样子,于是注意与之对比,大概都口大眼突出,腿健壮,胸宽阔,鬃毛有力张开,弯曲如虬龙,形状奇特,实在不一般。

从古籍中可以看出,凡提到的相马内容基本上都包含在「畜牧兽医」书籍中,成为其中的部分章节,除了《相马经》外,并没有专门的相马专著。也正因为如此,流传至今的相马古籍多是大同小异,几千年来没有突破性的发展。特别是历史的步伐迈入近代和现代后,相马学便亦步亦趋的、可悲的沿袭、借鉴外国的「马匹外形学」,自身没有跨越性进步,直到当代。

小时候读「李商隐」的无题诗,「扇裁月魄羞难掩,车走雷声语未通。」吟咏的是一女子坐车中,手拿如圆月状的宫扇,虽然用来遮面,却不能完全掩盖其羞态。车行走的声音如雷鸣,难以对话。写唐朝一位千金小姐,乘骡车的姿态,诗中描绘得活灵活现。这种车辆在长江以南各省已不多见。我到西安看见这车,确实响声如雷。实在佩服李商隐的诗,描写事物,刻画得细致入微。对仗之工,还是简单的事。

什伐赤

母马发情,用驴与之配对,生下来的不是马,是骡。骡,有马骡和驴骡之分。母是马,父是驴,则是马骡。母是驴,父是马,则是驴骡。马骡数量较驴骡多。驴骡体格虽然较小于马骡,但劳动能力比马骡强。所以驴骡比马骡更珍贵。

拳毛騧

画家周公理作品

马蹄宜大,骡蹄应小,胸膛一定要宽大,后腿一定要修长。奔跑时,观察蹄印。后蹄着地超过前蹄印者,速度必快,证明步子大而且迈步远,这类马一定是高班马。马奔跑蹄印有空处,后蹄无法超过前蹄。这空处的形状如煮饭的炉灶灶门。凡是马的后蹄着地的印迹,超过前蹄,名曰「跨灶」。古人把此比作「子胜于父」,寓意很明显,就是后步胜于前步的意思。

令后人尊崇的相马祖师爷有二个:一个是黄帝时代的马师皇,一个是春秋时代的伯乐孙阳。后来历代相马者的论著中都把这两个人的相马经验,好像科学定义来引经论典,以增加权威性。

刚到香港,总会看到有人将马蹄铁镶嵌在车头或住宅门上,不明白有什么含义。后来询问朋友得知,这些人大多是马主或骑师,以马蹄铁作为标志镶嵌于车头或门上,是为了表示有别于常人。各地都有各种各样的奇风异俗,今天在香港算是又听说了一个见闻。中国生产马的地方,自古以来,首推云中,其次是河北大名以北等地区,现在则为蒙古,唐太宗是山西太原人,所骑之马无疑选自山西大同。东南各省所产的马,体质羸弱,身材矮小,不能作为战马役使。

马饲料有稻草、麦草、豌豆、麦皮、青草等等。豌豆叫「料」,麦皮叫「麸」,小型马一般用料三斤,麸三斤,干草六斤,稻草、麦草都可以,这就是所谓的「三麸三料」。大型马一般是「六麸六料」,草可适当少给。给马投喂饲料应看其工作量而有所增减:工作量大则多给麸料,无事悠闲可适当减少投喂之量,使它们不会过于肥胖。如果马卧地厌食,则是生病之症状;过度疲劳之后,让马打滚,即四蹄朝天,左右歪倒背擦地。如果做不到这一点,也是生病的征兆。

在郑州,高价12两黄金购买了一匹跨灶之马,但骑乘之后觉得不妥,后来方知受骗。原来跨灶马是可以后天练成,只要每天早晨牵马大步疾走,百日之后就可以实现跨灶,当初实在是不懂,后来有人告知才恍然大悟。原来马贩子知道本人愿意出重金买跨灶良马,便用数十银元买一匹普通马匹,训练三个月转售,获利十多倍。投人之所好获取暴利,马贩子何其狡猾啊。

人类养马历史已有五、六千年,世界上的文明古国都曾有过发达的养马业,与之密切相关的是识别马匹的优劣,俗称「相马」,学术上谓之「马的鉴定」。

刻石做成长方形,高约二尺,长三尺多,马形突出,雕刻精致,栩栩如生,俨然一副艺术品,该石头到现在,接近一千三百多年,为历史文物的珍品。大概只要是太宗骑乘的马都是天下的名驹吧。

老马枉言声价重金台,栗碌风尘老异材;不共浮江独浮海,昭王今日望重来。

牵马之缰绳,手不应离太远,应在接近马嘴的地方,用力拉之,新马刚到,不知道其特性,不可随便骑之。左手拉缰,用右手轻抚马身,观察其反应,抗拒抚摸的马,一定不能骑,再用手轻拍其额头,不动并且接受的,是友好的表现。倘若抬头避开,也是不能骑的。

马蹄铁

今天从《马术世界》看到一篇文章,感觉甚好,大家可以一起涨知识。关于马的各方面知识都有讲解到,非常感谢!

白马银蹄奔放急风雷,百战曾经夺帅回;不向昭陵争蒭豆,从知瘦骨是龙媒。

青稚

马有夜视眼,在脚膝盖上。黑色圆形状,大小如钱币,夜晚行走不需要灯火照明,既不会失足,还能辨认方向,也是天生的奇异功能。

到现在才知道,韩文公的马为什么不愿前行?如果不是亲身经过此情景,怎能感同身受。第二天,到达武关,天晴雪停,路途又变得泥泞,马蹄深陷其中,行路的艰难,不是城市生活的人所能体会的。我有句诗诵为证:「不因踏遍轮蹄铁,焉晓蓝关马不前。」

马的特性,因马而异。不清楚其特性,马知道你非其主人。若强行坐上其马鞍,必然跳跃颠脚,非让马上之人落地才停止,这乃是调教不当的结果。

我在郑州养了四匹马,两中两西,让它们在同一个马槽里进食,以此比较中西马匹的优劣。我每晚到马房,一直站在马旁,观察其进食情况,直到天亮。因为作为主人操劳的缘故,所以我的马比其他人的更为健壮。每天早晨骑之,让马大步行走,不许其快速奔跑,披挂上精美的鞍具,看见的人都很羡慕。用石槽喂马,草料不容易温热。一次不应多放,吃完再添。我命令士兵每天用毛刷刷马,刷至马毛顺滑光亮,做不到这样必定重罚士兵,军令如山,士兵不敢怠慢。

《银蹄奔放急风雷》前年香港的画家周公理先生,知道本人善于相马,便绘五幅马画相赠。爱物取回寒舍,装裱妥当,用镜框镶好悬挂于客房。每当嘉宾来访无不称赞。这五驹的长相各有不同,形态悬殊,毛色互异,可惜画中无诗相配,未臻完善,就五驹的形态,各赋诗一首:

马前蹄足踝宜笔直,不应弯曲,弯曲则劲道不足。后腿不应粗短,腿细则速度快,腿粗则不灵活。牙龈肉向上缩,则马的牙齿就显长,长牙齿的马,寿命短并且老得快。马的寿命,一般三十年。四岁马之体格,就已健全。六岁马最为健壮。自此之后开始衰退,十岁之后,经不住跑。

白马在幼年之时,并不是白色,等到八岁,马毛由青变白,所谓的「七青八白」。

长沙张叔平,善长书法,久违来访,一日傍晚携夫人小聚。将五首诗词一挥而就。于是,公理作画,力行诗词,朋友观赏,俱称是珠联璧合,本人不才,独不敢妄自菲薄。平日间,叔平与夫人出对入双,形影不离,来无定时,去无踪迹,来自何方,去之何处,也从不多问。古时候苏东坡与方山子行游,与二人相似。本人便戏改一对联赠于二人:

马师皇

四川的马矮小却聪慧可爱。我饲养一匹红色的川马,能找出豌豆放在哪里。趁着没人在场时,用嘴将麻袋的绳索解开偷吃豌豆。看到人来了,马上回到原地,站着不动,犹如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。等人离开后又继续偷吃。测试其智商,与五岁孩童相仿。等到马匹驯养得很熟,见到主人会喜欢将头靠到主人身上,从主人手中找食,提缰止步,磕腿则前行,善解人意,虽已有汽车代步却也不忍舍弃之。

在西安,见到的唐太宗所乘的六骏马石刻像,不在碑林,而是在西大街城隍庙壁上看见的。六骏是太宗所乘的六匹骏马。太宗在隋末乱世,群雄并起时,出兵征伐称帝称王之人。在六次有名战役中,例如刘黑闼,王世充,薛仁杲,宝建德等人,依次平定,不投降即斩灭。这六匹骏马,冲锋陷阵,功勋突出。太宗感念马之功劳,下令命人画图立碑,在昭陵与皇帝同行祭礼。六骏马之名分别为:飒露紫、拳毛騧、特勒骠、青骓、白蹄乌、什伐赤。

本人善于相马,无需去看遛马奔跑,只要瞧瞧马的长相便知道优劣。什么是贵格靓马呢?就是胸大腰细臀部大,身材修长,牙齿齐短。眼睛如铜铃,突出圆大;耳朵像削竹,竖起短小;嘴巴若面盆,形容嘴大;鼻孔似网球,呼吸吐纳。马鼻大小可以看到肺活量的动力,「肺大则能奔」,有助于马匹疾驰时空气的呼出吸入。

马的年龄看其牙齿,人们自谦年纪大了无能,就说白长了马齿。老马的牙齿,使用时间长了,其咬合接触面摩擦得光亮平滑,一看就知道其年龄。

特勤骠

喂马草料,草不应过长,可用铡刀铡草至一寸左右为最佳长度。有腐烂潮湿异味的草不可用于喂马。喂马先将草料置于槽中,加水拌湿,再加入富含维他命B的麸皮,混合均匀后喂马。等马吃过几口后再喂豆,之后再拌草喂之,这样往复,草、豆间隔投喂,可以使马不患肠结病。就如人吃饭,一口饭一口菜。

伯乐孙阳

各马身均中有羽箭,是被敌人所射。传说当时太宗骑于马上,马已中箭,太宗亲临战场,奋不顾身;创功立业继承皇位,岂是容易之事!

三十八年年冬,我从西安去河南,经过蓝田,越过秦岭,风雪交加,冰厚三尺,北风怒号,迎面吹来,面颊如刀割一样。所骑的红色小马,蹄掌钉有蹄铁,蹄铁碰着冰,犹如人穿了溜冰鞋,在冰上滑行。行走不到一里,摔倒多次。我下马步行,牵着马缓慢行走,马也不肯走。忽然想起韩愈贬官潮州,从西安步行到广东,经过蓝关时,作诗说:「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。」

蒙古马

我看见日本人的马白额的数量很多,现在香港赛马用的马,也有白额的,在看台上远远看去,奔驰中未能详细观察其白纹是否有延伸到口耳。

中国蒙古马,身材矮小但素质强悍,行走很久也不容易疲惫。西洋马身材高大,但耐力不足。飞奔疾驰十里,气喘嘘嘘,汗流不止,背部不断起伏,颠簸特别厉害。我在郑州,得到两匹日本名驹,是日本投降时日本将军所骑,特用来相赠。每天早上策骑赠马,不擅于大步走,而喜欢快速奔跑。十公里后,力气用尽,汗流浃背啊。后来我回到陕西,将其饲养在宝鸡市渭水边的花园中,觉得其没什么用,用来拉车,大材小用了。用汽车的两个轮,用横轴连接;上面放置木制座位,就如百年前欧洲的马车。前面是驾驭马车者之座位,后面设置双人座位,一匹马拉车,轻快便捷,一日内行走百里之远。我去汉中时,就是乘坐其前往,方便游览沿途风光。后来前赴四川任职,不方便继续使用,便将其转赠朋友。

陕西生产的骡子享有盛名,乌黑的嘴白色的眉,身体黑亮如漆,油光水滑,是有名的品种。有钱有地位的人家喜欢饲养骡子。此骡高大健壮,日行几百里路。往日在陕西,可以看到西安富人乘的拉车,车是木制的,车轮极大,高度齐人肩,外面裹铁,采用汉代、唐朝样式,用名骡拉车,车辕上横木用铜包裹,光辉夺目,车价值千金。骡价格则更高,一辆车的价值是一般人的全副身家。行走在石板大街,声音如雷鸣,半里远都能听见。

图片 1

出土《相马经》

大凡良马的行走,不在于奔跑,而在于快走。疾驰则不能持久,和人一样奔跑一段就会气喘汗流、筋疲力竭。快走可以终日不停,操马的诀窍在于多让马快走而不是奔跑。马匹快步走还有一个好处,马背平稳舒适无起伏的感觉,马四腿如风,快急不见马蹄,感觉马腹像贴着地移动,速力保持不变,不喘不汗,久走不疲,这就是所谓的千里驹啦。

马不可以吃稻,倘若吃了则脚步沉重,难以抬起,行走缓慢。吃了「杜衡」,则脚步轻快,善于行走。我曾对此实验,「杜衡」是多年野生的草药,叶子为心型,有长柄,冬月紫色花朵一直开到根部。根和茎都可以入药,「杜衡」普遍生长在山野间阴暗潮湿的地方,属性类似苔藓,不喜阳光。向阳的地方,则难以生长,春秋两季,取其叶喂马,每次半斤,十天之后,马快步如飞,用于赛跑,可握必胜的机会。

自去自来,真如梁燕;相亲相爱,恰比水鸥。

白蹄乌

拥有「跨灶」本领的马非常少,百十匹中能够挑出一两匹已经不容易。相马如同相人,人有五官,优劣各异,未必官官都标准漂亮。马也如是,对其优缺点,需要综合的去加以评判。如果马匹的胸膛狭小,眼睛眯小,耳朵下垂,鼻孔不大,马虽然可以跨灶,也并非高班马。

两马并斗同槽并辔自相亲,舒倦休疑奋鬣瞋;曾见日行三万里,龙孙谁说气能驯。

友人陶君告诉我说:「日本军队侵华时期,我在南京未能及时离开,眼见日军将领酒井隆进南京城,所骑之马正是白色标志由额头延伸进口,四只马蹄都是白的「的卢」。日本人不知道这种常识,当时日军风头正盛,等到日本投降后,酒井隆因为战犯的罪名,在南京被处决。『的卢』克主人的说法,相信并不是谎话,这之后陶君告知,「我前些年曾谈到酒井隆的是凶马『的卢』吗?现在已经验证了。」

日本人见事态严重,不得已将其归还。陕西人爱国精神扩大到古代文物的保护上,实在难能可贵。我见其中的一座石碑,由碎块合成,问其原因,才得知以上这故事。

叔平放声大笑,连称赞对仗贴切。可惜张夫人前年仙逝,亲朋益友甚是惋惜。

民国初年,日本人来到西安,得知六骏石刻的名贵,用重金向陕西督军陈树藩行贿从而买下牠。等到交货,装箱准备运走,却因为石头过重,难以运输,就将其击碎成多块,方便偷运。此事风声走漏,被当地人士知悉,全省哗然,认为国宝不能外售,日本人见事情败漏,将所买的石刻,连夜装车逃走。陕西人民誓死紧追,终在潼关追上,追了三百多里路啊。

现代相马学是一门综合的学问,除了相马外,还要涉及包括马学、数学、逻辑演绎推理、畜牧、体育等多个学科。赛场上比赛马匹的胜出充满着偶然和必然因素,道行再高的相马家也从来不敢轻易说那一匹马有100%的胜出率。即便是伯乐再世,也是徒然。

飒露紫

瘦马十年枥下困盐车,引领鞭棰无瘦馿;良骥终当逢伯乐,群空冀北有谁知。

伯乐之后,不复有成。朋友将《明日黄花录》一书之《银蹄奔放急风雷》有关于马的内容章节送来。细细品读,确实妙趣横生。作者处在民国战乱年代,其人经历与马休戚相关,情同手足顿有一种「挥手自兹去,萧萧班马鸣」惺惺相惜的情感。此文将数年养马的心得和盘托出,娓娓道来,对参与香港赛马中的朋友有一定的参考价值,特将文言文章简要翻译,以方便阅读,与有各位马友雅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